原来包夜这么爽...

01-12 17:49 首页 达州美食台

  09年夏,我离开了家乡,离开了工作了一年的夜总会,原以为曾经的悲伤和艰辛都会在我的生命中消逝,却没有想过,自己会走进另一场糜烂。

    我在洗浴中心大堂等待陈哥,陈哥是这家洗浴中心的大堂经理,半年之前曾在我工作的夜总会任职,后来跳槽来到了这里,他穿着西装,纽扣乱七八糟的扣着,嘴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心中有些尴尬,他当初跳槽离开的时候有想要带上我,却被我拒绝,如今却狼狈的投靠上门。不过陈哥明显对这些都不是很感兴趣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指了指员工通道。

    我道了声谢,走进了灯光昏暗的通道,心情随着脚步的深入而愈发的低沉,洗浴中心对外说是休闲娱乐的销金窟,但实际上,却只不过是高档的窑子,而我的工作,则是为找乐子的客人安排小姐,大抵上就是一条时刻为饥渴的主人寻觅猎物的狗。

    因为有陈哥的关系,我没有交五千块钱押金,当然,这跟我兜里干干净净也有很大的关系。场子里没有安排我去培训,因为这是一家新场子,严重的缺人手,我曾经在夜总会工作过,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,只好赶鸭子上架了。

    跟我在夜总会上班时候的道具类似,一台对讲机,就是我主要的工具,只不过多了一张小姐的轮班表。我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个看起来不是很富余的瘦子,从他黑黝黝的身体和饱经风霜的面容可以看出,这是个体力劳动者,但我没有意外,有的人赚钱是为了养家,有的人赚钱是为了潇洒,赚钱的方式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有钱。

    我殷勤的笑着:“大哥,一个人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:“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要去楼上做个项目吗?我们这项目很全,包您满意。”

    闻言,他黑黝黝的五官几乎皱成了一团:“要得!”

    一边走,我一边跟他介绍,由于这家洗浴中心的档次颇高,所以消费自然也不低,最低的从688开始,然后是888,1088,根据消费的多少决定服务小姐的质量,比较让我意外的是,这个看起来不算富裕的家伙,竟然面不改色的选了最高1088的项目。

    安排他在房间坐好,我前往了小姐房,这狭小的不过几十平米的地方塞满了快一百号女人,闲聊的,化妆的,玩手机的,在我进来后,全部都将目光投注了过来。

    带班的妈咪打量了我一会儿,又看了看我的工牌,说:新来的?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各式各样的香水味冲击着我的鼻腔,让我心中隐隐有一团火,在这样的地方待着,我极为不适应,还好妈咪很快就排好了班:“16号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房间的角落,站起来一个很没有存在感的小姐,身材高挑,头发没有染,柔顺的披着,画着淡妆,她走了过来,轻声问道:“哪里?”

    我回答:“105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当先走了出去,我跟在后面,不太敢看她,一种很诡异的感觉,让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把人送上刑场的刽子手,庆幸的是她也没有看我,在门口整理了下头发,便走了进去,偶然间的一个凝望,我好像看见了她面容从冷漠变成了慵懒。

    我点了根烟,往事跟走马灯似得在脑海中掠过,也许,这样的生活也不是一件坏事,最起码,能够让人的心肠变硬。一百分钟的服务时间很快就到了,对讲机里面传来16号的回话:“下钟了。”

    我像是一条鬣狗似得凑上前去,在我跟客人虚与委蛇的时候,16号低着头默默的离开,从始至终,都没有看我一眼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我心里是不爽的,你他妈的不就是一个婊子,装什么装?但旋即一想,我的收入来源也是从她的身上来的,这股子气就卸的干干净净,1088的服务,按照规矩,我能有二百块钱的提成。

    陈哥在过道口等我,递给我一根烟,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干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我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滋味,所以就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陈哥从西装里掏出两本书递给我:“这个,给刚才服务的16号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封面,一本是《追风筝的人》,一本是《圣经》,八竿子打不着的两本书。我有疑问,但陈哥已经走了,没辙,我再次来到小姐房,找到了在墙角安静坐着的16号,快到近前的时候,她才注意到我,目光锁定在我手上拿着的书,慵懒和冷漠一瞬间消散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她接过书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望着专注读书的她,脑子里冒出了许多问号,看了看其他小姐,也都没有什么关心,似乎这样的一幕早就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跪舔,伪装,谄媚,这就是我工作的精髓,做好这三点,就能更好的拥有属于自己的人脉,比如说我的第一个客人,那个黝黑的瘦子,在我的努力下,办了一张会员卡,充值了六千元的现金,我获得了八百元的提成,在这里工作了一周,我的收入就已经超过了以前在夜总会当服务生的一个月。

    其他的皮条客热衷于调情,夜宵,还有装逼,我是个例外,只热衷于睡觉,白天的时候杳无声息,晚上的时候生龙活虎,昼夜颠倒对我来说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,至于工作,唯一的艰难就是在于能不能拉的下脸面,我做的还不够好,但在不断的进步。

    16号是热门的点钟,很多客人来到这里宁可枯等一个小时,也要等16在上钟,从一个男人的角度上分析,16号的确要比其他的小姐更有感觉,首先是姿色,隐隐胜过她人,然后就是气质,透着一股子书卷气,这是其他小姐所不具备的,这就跟垃圾堆上突然冒头的一朵小白花似得,分外的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正因为她的热门,我与她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,每次去找她,她都会在专属的角落低头看书,当放下书本的时候,她眼里的专注会瞬间变成慵懒,我们在楼道不断的擦肩而过,交流的很少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拐角,我又遇到了陈哥,他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个金丝眼镜,戴起来的时候倒是有几分文气,只不过从他的西装那狂野的系纽扣方式可以看出来,他还是那个他,一根烟,两本书,他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点起烟,翻着这两本书,一本是最近当红的小说集,另一本还是《圣经》,我下意识的联想到了一个人:“16号?”

    陈哥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翻开圣经,我发现这是一本英文的译本,16号还会读英文?我的眉头皱了起来,陈哥看出了我的疑惑,把烟蒂捻灭:“听说在干这行之前,她是个大学生,品学兼优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望着陈哥的背影,我有点奇怪,不只是对16号,还有对陈哥,映像中他不是一个热心肠的人,为何却屡屡给16号买书,而且还不亲自送过去?

    因为已经下班了,16号回了宿舍,距离场子不算远,我顺路把书带了过去,相比于金碧辉煌的洗浴中心,小姐们住的宿舍就不可同日而语了,老式的筒子楼,垃圾污水什么的到处都是,也没见个人收拾,灯都黑着,大致上是都睡了,我注意到16号的房间还亮着,心里琢磨着这个时候她是不是还在看书?

    凑近一听,才知道事情跟我想的不太一样,里面传来了让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,我如遭雷击,平复着心情,点了根烟,站在外边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大事,场子里有规矩,小姐私底下不能接客,一旦被发现,后果相当严重,这算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吧,毕竟如果每个小姐都利用在场子里积累的人脉私底下接生意,那损害的还是场子的利益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敢干这么出格的事情,16号偏偏这么做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出于我的职位考虑,她损害的也是我的利益,这样的事情我不应该姑息,但是我迟迟做不了决定,手中的书已经捏的皱皱巴巴。

    一个决定,很可能就毁了一个人,我想跟她谈谈。

    门开了,走出来一个人,是最开始在我这里办卡的黑瘦子,他注意到我脸上的阴沉,没有打招呼,低着头离开,16号也发现了我,没有我想象中的惊慌,她冲我招了招手,我走了进去,然后门关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做梦一样,一个赤裸而柔软的身体从背后抱住了我。


.......

未完待续,更多精彩点击阅读原文↓↓↓



首页 - 达州美食台 的更多文章: